Koika

潮汐与海岸 (楔子)

      最近这片沿海地区台风过境暴雨突发,导致附近航线全部瘫痪。国际航班的机票一拖再拖,就连最终坐上的这班飞机,也是在蒙蒙雨中到达的目的地。已是深夜,喻文州拎着一个略小巧的黑色行李箱走下飞机,只在衬衫外单披一件薄外套的身体一接触到室外的冷空气便是立刻泛起阵阵寒意。

        ——应该再多披一件厚些的外套啊。

        七月的天,候机室并没有开暖气,被冻的微微有些跳脚的喻文州这样想着,心灵感应一般,肩上突然多出了一份暖暖的温度。随着这件带着淡淡烟草味和洗涤剂味的厚外套一齐出现的,还有身后那久违人的慵懒声线:

        “喻文州,好久不见呐。”

        “是啊,有五六年了吧。”喻文州转过身,笑着看眼前的人,“好久不见,叶修。”

        叶修点点头,倒也没有过多的客套话:“你行李就这些啊,那我就不帮忙提了,俩大男人争这个也没意思。先上车去我家吧。”说完便转身朝出口走了几步,却又突然转身回来拿过了喻文州手中的行李箱:“算了,我先帮你提着,你把外套穿好,别感冒。”

        喻文州边跟着叶修走边扣上外套的扣子:“谢谢了。”

        上了车,明明是晚上叶修却将车开得飞快但好在也算稳。上高速的时候,喻文州裹着外套看向窗外,突然感慨:“这条高速是新修的吧,几年前我们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方便啊,下飞机还是坐大巴坐了三个多小时。”

        他用的是“我们”,叶修听见了。

        叶修握紧了方向盘。最后他说:“嗯。”

        一路无话。

        下了高速,穿过一条条不知名的街道,叶修最后将车停在了一座滨海小镇中的一栋靠海独立小别墅前,叫醒了在副座上打瞌睡打得迷糊的喻文州,说:“到了。”

        进屋,整理房间,收拾行李。一系列常规而琐碎的工作,喻文州忙这些时睡意早已消失。叶修也没有帮忙,进屋指给喻文州看他住哪所房间后就消失在屋里了。这是一座双层的别墅,虽因靠海而长年受海风洗礼,室内很多装修和家具都染上了一些霉点,但仍能看出当初装修这栋房子的人的独特品位和用心。喻文州住二楼,整理完行李的他走出房间,便看见叶修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面对着朝海的落地窗,手里夹着一根吸了一半的自制烟卷。叶修听见喻文州从房间里出来,也没回头,说:“厨房上面柜子里有咖啡,想喝可以自己泡。”

        喻文州走到客厅沙发前坐下:“不必,谢谢。”

        “我又没有要给你泡,谢我干什么?”

        “……”

        一阵沉默。两个人一前一后,都在看着窗外,月光和细雨下银光闪烁的大海。

        喻文州突然开口:“几年前……那副大提琴,还在这儿吗?”

        叶修将手中快吸完的烟卷在一旁的烟灰缸里按灭:“在是在,不过这么久过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拉,就在你左手边的那个房间里……你问这个干嘛?”

        没有人回答。叶修转头,却看到人已经将琴盒搬出来了。喻文州打开琴盒,天鹅绒的完美保护使里面的大提琴仍保持着曾经的光滑鲜亮。按了按几根琴弦,喻文州松了口气:“还好,没坏,只是音不太好,明天我调一调。”

        叶修“嗯”了一声,犹豫片刻,还是开了口:“当初看那小子也是挺喜欢听你拉这琴的,还真是难得。”

        “嗯。”

        “……你看新闻了?”

        “嗯……”喻文州的声音突然轻了许多,“五天前,我接到一个陌生来电。那边很吵,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叶修僵住了。

        “我想知道,我错过了什么。”

        错过的来电,错过的人,错过的这些年。

        又是一阵沉默。叶修突然一声冷笑:“你是听故事来了还是……”

        “我把工作辞了。”喻文州说,“干了两三年,人都二十五六了,还是很陌生。我可能真的不太适合当什么英雄吧。”

        叶修低下头,再次点燃了了一根烟:“他早就跟你说过吧,只是,你从来都不会听。”

        从来说话都是懒洋洋的叶修,这几句话,竟都是带着刻意的讽刺。

        “给我来一根。”喻文州突然说。

        “哈?”

        “烟,我也要一根。”

       叶修有点吃惊,但还是点了一根烟卷递给喻文州,“你什么时候会抽烟了?”

        喻文州:“你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说完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随后的一阵咳嗽却是出卖了他。

        叶修皱了皱眉,起身走过来想把喻文州手中的烟拿掉:“不会抽就别抽了,浪费,对身体也不好。”

        “那你呢?”

        “我不一样。我这辈子就这样了,看你这架势,可是准备干大事了啊。”

        “叶修,拜托……就这一根……让我试试……”

        叶修愣了。

        他眼前的喻文州,嗓音沙哑,硬生生红了眼眶。

        片刻后,他坐回椅子上,摇摇头:“算了,不管你了。不准浪费,吸了就给我吸完听到没。”

        ——都是废话。叶修心想身后传来比平常急促的呼吸,叶修也没有回头。

        ——让他们两个都自己平静一会儿好了。

        整个客厅便只剩下两个男人交替却毫无规律的呼吸声,以及海风挂过房屋空洞的呼啸声。

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会写文……不过写完一点算一点吧,因为……修为实在不够啊……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烦烦的生贺了,这章连他名字都没写到就只有“他他他他”的,而且,主要,这文在我的构思里,烦烦他……我不说了,不然你们会想打我的,还是好好看文吧昂!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