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ika

【主喻黄/叶黄】潮汐与海岸(三)

        黄少天是被痒醒的。睡得迷迷糊糊,隐约感到脸上一阵不适。他伸手挠了挠,再挠了挠,
感官被激活,黄少天立刻感觉全身都痒了起来。

        黄少天猛地从床上弹起,然而他发现自己似乎连睁开眼都有一丝困难。他挠着被蚊子深情亲吻过的脸蛋和身体,只感觉手根本不够用。

        艹,黄少天想,这他妈什么情况?蚊香和风油精在哪?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黄少天终于从起床气里缓过神来。他费力地睁开眼看四周,入眼的房间倒是挺大,装修风格貌似挺独特,但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很久都没有人住过的。然后他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国外,而且是和喻文州一起。

        只不过……这房间一览无余的也不见喻文州人啊?而且这房间……并不是特别像旅店标配……

        场面突然刺激起来,黄少天想,我不会是被绑架了吧!

        再然后,他看到了放在房间角落的行李,两个人的。黄少天翻身下床,就在床下看到了燃到一半就从中间断掉以至没起什么作用的蚊香。再次低声骂了一句,黄少天从行李箱里面翻出一件t恤和短裤,换下昨天晚上没来得及脱的衣服,踢着人字拖啪嗒啪嗒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突然射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黄少天眯了眯眼,等片刻后视线清晰起来时再向窗外看去。这房间似乎在二楼,窗户除了下方的街道和一角沙滩,其余全部被无边的海和天空填满,蓝到近乎纯粹,颇有点超大屏液晶电视投影的即视感。黄少天啧啧两声,然后就在那一小块金色的沙滩中看到了一个人。

         其实此时沙滩上的人并不少,这个点应该是上午,阳光又白得过分,一群群的游客穿着沙滩裤或比基尼在海边走动着,很难从里面辨认出什么人。

        但那个人不一样。他穿着白衬衫九分裤,在一片金发碧眼裸露着大片肌肤的外国游客中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那么的孤独和干净。

        仿佛只存在于他自己的世界里。

        黄少天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他想起自己昨晚趴在喻文州背上时做的那个梦。梦中的喻文州也是这样,走在他的前面,不停步,不回头,周身散发着冷漠而决绝的气息。

        直至消失在那片海洋之中。

        那种最重要的人就消失在自己面前,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力感。

        ……这样可不行啊!

        黄少天摇摇头,突然大喊起来。喻文州!

        白色衬衫的主人并没有回头。距离太远了,根本是不可能听见的。黄少天索性冲出房间跑下楼,在抵达地面的那一瞬间全力朝沙滩跑去,放开了声音喊那个人的名字。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

        喻文州在这片沙滩上已经待了很久了。他在海边看了一场日出,然后望着潮汐卷着白沫一次又一次推上海岸。海边的日出很美,他希望他们也有见过这些。他想象着自己此时只有十三岁,身旁站着他那时最爱的两个人。喻文州闭上眼回忆他们的容貌,记忆其实已经很模糊了,但是通过照片他还是能大致想象出来他们的样子。他轻声说,我来看你们了呀……

        但很不巧,有人要来打断他的回忆了。那个人似乎跑得很急,一边还超级大声地喊他的名字。喻文州有些懵,他转过身,一个人形物体刚好砸进他的怀里。冲击力很大,各种方面的。喻文州稳了稳脚跟。身前的人经历了一场剧烈运动,此时整个人都有些脱力,毛茸茸的脑袋抵在喻文州的肩上。喻文州无奈又好笑,看着黄少天似乎没有从他身上挪开的意思,只能伸手扶住他,笑着问怎么了。

        黄少天没有回答。他大口地喘着气,赌气似的抬起头直视着喻文州,然后他看见了一双微微眯起的眼眸,狭长而深邃,里面盈满了温柔的笑意。

        真好看啊,黄少天一下子没了脾气,脸上的表情变得呆呆的。原本因不安而剧烈跳动着的心,在这温和目光的注视下竟是一点一点变得平静,却又慢慢开始另一种莫名的躁动。

        四周突然变得安静,只有海边的浪涌上来,发出哗哗的声响,一下又一下,配合着黄少天逐渐加快的心跳。

        咦,喻文州突然发现黄少天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他很认真地盯着黄少天看了一会儿,问,少天,你的脸怎么肿了?

        ……黄少天愣了一秒之后立刻炸毛,蚊子咬的啊我去文州哥海边的蚊子都他妈这么饥渴吗你知不知道我早上醒来感觉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喻文州不解,我有帮你点蚊香啊,没用吗?

        文州哥它断了我去它点到一半断了靠啊……

        因为某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冒出,抱怨停止。黄少天用手捂着刚叫了极大一声的肚子,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大爷。

        噗,喻文州笑,去吃早饭?

        毕竟从昨天到现在,两个人除了飞机上的一顿餐饭之外还什么都没有吃过,饿是很正常的。黄少天拼命点头,样子有点狗腿,喻文州看得忍俊,伸手揉了揉他的一头乱发。少年的发丝柔软,乱糟糟的,却并不邋遢,带着新生阳光的温度,慵懒如一只猫咪。喻文州的心也跟着柔软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问,想吃些什么?

        其实那个时候这片海滩还没有大举开发,附近的快餐店旅馆什么的还很少,连喻文州定的房间其实也只是民宿。幸好两个人的口味都不是很挑,看见不远处有辆移动小吃车就过去了。小吃车的老板是个有点帅气的红发青年,脸部轮廓深刻中性,像个混血。黄少天望着青年束在脑后的长发和裸露右臂上的大块纹身,眼睛都亮了,打了个响指,说,So cool!

        相比看着有些吓人的纹身,红发青年的性格倒是意外的友好。他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等喻文州用英文报出小吃车菜单上的几个小吃名后,手下一边开始忙活,还一边问他们,Chinese?喻文州笑着点头。
       

        最先好的是热狗。香肠炸得金黄酥脆,香气扑鼻,喻文州包好生菜和面包,淋上芥末和沙拉后顺手就递了一个给一旁看得难以自制的黄少天。黄少天接过就啃,一边还闲不住的跑去研究沙滩附近的椰子树。喻文州站在一边等着其他的食物做好,见小吃车没有其他的顾客,索性用英文和青年老板搭起话来。聊天中他知道青年竟也是他交换大学的学生,名叫Jank,放假没事就和朋友一起来海边玩两天打打工。Jank还说他是个混血,母亲是华人,他还有个中文名,叫张佳乐,不过除了母亲还少有人这么叫他。中文名字发音在很多人听来有些拗口,不过管他的,张佳乐耸耸肩,我挺喜欢这名字的。喻文州笑着附和他。

        介绍完了对方的身份,话题开始转向喻文州,张佳乐顺带提起了黄少天。他瞟了眼一旁试图用石头扔树上的椰子的黄少天,问,那个男孩是谁?

        喻文州知道他指的是黄少天,黄少天,我一个朋友。

        张佳乐吹了声口哨,男朋友?

        喻文州噗的一下笑了,他刚想开口否认,话出口却变成了:为什么这么想?

        张佳乐转身,把刚炸好的土豆条装进食品盒里,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开口,他好像很喜欢你呗,我想。张佳乐顿了顿,他看向你的时候,眼睛真的很漂亮,像会发光一样。

        ……什么呀,国外都这么开放?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笑着否认,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张佳乐看似很惋惜地摇摇头。好吧,他递过去一盘淋着番茄沙司的炸象鱼,吐了吐舌头,这个算我请你们的啦,赔罪赔罪。喻文州也没推辞,接过托盘道了声谢。点的小吃已全部上齐。喻文州端着食品盒回头招呼黄少天,又听见张佳乐在身后喊:祝你们玩的愉快!!

        黄少天的热狗早已啃完,此时听见喻文州喊他便忙往回跑,看到对方满手的小吃时更是两眼放光。一边往嘴里塞食物,黄少天还不忘八卦,包着满嘴食物含含糊糊地问,诶,文州哥,你刚刚用英文跟那个老板聊了些啥啊?

        喻文州眨眨眼,说,没啥啊,人家说你很可爱呢。

        黄少天听完难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文州哥你没看过美剧吧我怎么记得可爱这词在国外用在男人身上好像是另外一种意思啊?

        喻文州回答,就是可爱啊?

        什么鬼?黄少天腹诽,然后他就看到他腹诽的对象貌似在往他们这边喊些什么。黄少天在学校英语就不太好,完全听不懂人在喊些什么的他戳戳喻文州,诶,文州哥,那个人说啥啊?

        喻文州转头一看。张佳乐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小吃车,此时正跑在沙滩上,周围还围了一群年龄相仿的男男女女。张佳乐又大声冲他们喊了一遍话,喻文州听了听,说,人家叫张佳乐,他邀请我们过去玩沙滩排球呢!我是不会玩啦,你要去和他们一起吗?

        嗯?黄少天歪头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儿,片刻后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手上的食物,说,算了吧,我反正也听不太懂他们说啥,还是陪着你好了,免得你一个人太寂寞是不是……

        声音到后面明显底气不足,这语气明明就是想去玩的。喻文州笑道,行了,想玩就去嘛,张佳乐人挺好的,再说你现在怎么也算是高中学历吧,几句英文就这么蔫不拉几的?

        喻文州的话还是有效果的。黄少天刚好解决完手中的食物,再次抬头认真看了看喻文州,觉得对方身上之前的那种孤冷之气终于是消失了,马上欢脱起来,朝张佳乐那边使劲挥了挥手,跑了几步后还不忘回头和喻文州打声招呼,大声喊,文州哥!那我去玩了啊!

        临近正午,正是一天阳光最烈的时候。海风一点一点的浓烈起来,连空气也似乎变得燥热。喻文州受到这气氛的感染,望着赤脚站在金色沙滩里的黄少天,也大声地朝对方喊道,那你快去呀!

        黄少天转身跑向张佳乐一群人。喻文州的眼神追随着他。他看见嘻嘻哈哈在人堆里用英文介绍自己的黄少天,抱着排球顺风高高跳起的黄少天,冲在人群前面追逐海浪的黄少天,倒在沙滩上沙子溅满身却笑得开怀的黄少天……

        沙粒和水珠在金色的阳光下无比耀眼,喻文州看着以大海为背景的各种各样的黄少天,感觉能看到这异国热烈而躁动着的一整个夏天。

        突然,黄少天远远朝他跑来,似乎有什么话要讲。满头汗珠晶莹,全力奔跑的脚下扬起层层沙粒。阳光从他的发丝间穿过,在浅色的发上留下层层光晕。

        喻文州笑起来,他对着向他奔来的人张开双臂,决定给他的夏天一个拥抱。

评论

热度(7)